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
邱澤/吳慷仁/陳柏霖/吳青峰|Rebel with Love

SUBSCRIBE

RELATIONSHIP 聊心事

不用刻意找回最初的模樣,我們都會在愛與不愛的路上,編織出更好的自己。

不論是失戀或遇到挫折時,「找回最初的自己」成了你我掛在嘴邊的盼望,但這件事真的重要嗎?來自香港的華文暢銷作家不朽在新書中寫下全新觀點:不必牽掛以前,一起往更好的自己出發!

Photo/悅知文化、愛奇藝、tvN drama

不用刻意找回最初的模樣,我們都會在愛與不愛的路上,編織出更好的自己。

文/不朽《月亮是夜晚唯一的光芒》、出版社/悅知文化

在愛與不愛裡,悄悄成為了自己。

常常聽到人們說,想要找回最初的自己。或許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,感嘆現實怎麼把自己變得如此不堪;或者在某些不知不覺的時刻,居然就這麼輕易地弄丟了自己;或者只是,想要見見自己最真實的樣子。這些種種的想法,讓我們想要把那個自己找回來。事實是,我們找不回來,更重要的是,我們不需要找回來。

前陣子一個年輕的朋友跟我分享了她失戀的故事。一段關係總是浪漫的開始,從相遇到相知,陌生的靈魂逐漸淺顯出來,交付了真心,把自己的一部分付託出去,能理解對方,也能委屈自己,為了愛, 能夠割捨自己世界裡很多很多的東西。

對方是正在備考研究所的人,所以他的生活重心自然大部分放在學業上,不常回她的訊息,也不總是花那麼多的時間在她身上。起初她覺得那沒什麼, 總有一天會考完研究所,她應該陪他度過這段難熬的時日,而不是任性地要求對方多擠一點點時間在自己身上。於是她習慣了等待,習慣了被動,習慣了到了夜晚的時候欣喜地收到對方一條似有若無的問候,也習慣了那些欲言又止。

可是,世界上許多東西都是有極限的,可能只是某一句敷衍,可能只是語氣的怠慢,她忽然問自己,這段感情存在原因。她有點記不起心動的感受,因為在後來漫漫的相愛時間裡,她感受不到初時的愛意,也因為她早就已經不再是那個當初純真而為奮不顧身的女孩了。

她發現自己的樣子在這段關係中漸漸變得模糊,為了妥協,為了接受自己不是對方最重要的排序,為了這條相愛的繩子不被切斷,她做了好多捨斷,包括自己。

故事的最終,是她寫了一封長長的信,在除夕的時候,發給了對方,她說她決定要往前,她要去尋找自己了。最初她做出愛的決定,後來她做出了不愛的決定。她問我,她能找回自己嗎。我笑著抱抱她說,不用去找,現在就是你自己。

最後她沒有得到回信,但是我想她已經沒關係了。像是某一天,當自己下定決心要做些什麼的時候,並不是期待世界或者某一個人給予什麼回應,而是在於,在那一刻,自己做出了果斷的決定,而這個決定,讓自己不斷地往前走。

我剪過短髮,把及腰的長髮一把剪下,不能再像我心目中的女神那樣,擁有一頭又長又美的秀髮了,可是看著鏡子前的自己,卻感到無比滿足,這樣的決定,即使無法讓我成為「更好」的人,卻讓我捨得眼中的風景,奔赴下一個遠方。

在很愛之中的自己,甘願去愛,去義無反顧,甘願為了對方妥協,甘願付出,這是你自己,你見到了如此柔軟的自己,一顆跳動的心臟,擁有飛蛾撲火的衝動,偶爾優柔寡斷,偶爾患得患失,卻也得到了生活中意想不到的快樂和勇敢。在不愛之中的自己,痛苦淋漓,被愛撕裂的碎片,劫後餘生,浴火重生,有了勇氣通往未知的地方,學會了和壞掉的事情說再見,學會告別,學會割捨,學會接受錯過,也學會了奔赴下一趟旅程和下一個人的擁抱。愛的時候,是自己,奮不顧身、真誠、偉大。

不愛的時候,也是自己,果斷、勇敢、堅強。所以不用刻意找回哪個自己,我們都在無數個愛與不愛的路上,悄悄地編織出自己的樣子,這個樣子永遠不會和最初的自己相同,有時候會很懷念,有時候也會在想,如果我依然是最初的自己該有多好。但不必太牽掛,從前的自己就放在心上念念不忘,現在的自己就好好出發,未來的自己仍然如此值得期待。

記得啊。

哪一個自己,都是漫長的生活詩篇中,自己的樣子。

延伸閱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