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- 流行時尚, 彩妝美容, 名人明星, 風格生活

LIFESTYLE 閱讀

存在感這種東西,只能是自己給的,想要成為眾人的需要,得先讓自己強大起來才踏實

存在感怎麼刷,才會真正的刷進別人心中,《這世界很煩,但你要很可愛》想說的是:「想要成為眾人的需要,得先讓自己強大起來才踏實。」

Photo / 幸福文化、IMDb、Netflix

你總要掉幾格血,才能刷出自己的存在感

正在看書的時候,大格的訊息就發過來了:長長,我好難過,快安慰我。很少見他用這麼急切的語氣說話,就馬上回覆:怎麼了啊?說說,我來開導你。

然後他開始很委屈地和我說:「我們公司老闆帶其他人出去談生意,不帶我去,我心裡好難過。訊息後面他加上「感覺自己很沒有存在感」這段文字。

不知道是因為他此刻委屈的樣子,和之前的自己很像,還是真的很心疼這個大男孩,我並沒有對他說好聽但根本沒有實質用處的話,而是很直接了當:「你怎麼還像個孩子般在鬧情緒,這並不是多大的事,老闆有他的安排,你只管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,這個寵沒必要爭。」

接著他又說:「感覺老闆早就想叫我走了,心情備受打擊,我想辭職,出去流浪。」

說實話,聽到這裡,我也能從他的言談中,明顯地感受到情緒波動,也可能只是一時的氣話,就反問他一句:「辭職也行,但你找到工作了嗎?你有錢流浪嗎?」

最後,我對他說了句:「你要知道,存在感不是別人給的,向來都是自己拚出來的。

有個朋友阿貝,畢業一年多,從職場小白兔變成一個自己帶實習生的組長。有次到她公司送東西給她的時候,看見旁人都親暱地叫她貝姐,有什麼不懂的都來問她,她身邊人來人往忙得不可開交。

等她來找我時,我隨口說了句:「貝貝,你在公司好有威風的樣子,感覺她們都需要你,離不開你,太有存在感了吧。」她看著我反倒不好意思地說:「我的Photoshop特別好,英語也還行,有時候某些問題她們不能解決的,我很願意幫忙。」

我帶著好奇,繼續問貝貝:「那你在大家心中的存在感,是怎麼建立的?」

喝了一大口奶茶的貝貝,看著我認真地說:「淺層面上的存在感,就是讓別人感覺到你的存在;深層次的就是讓別人意識到你的存在。哪怕你不在他們旁邊,他們也知道你的存在,但說到底兩種存在感的獲取方式,都是自己努力拚來的。」

然後她開始講例子給我聽,最簡單的存在感就是讓別人知道你的存在。像很多人出去談生意,為了見老總一面等好久,稍微聰明一點的知道要製造巧合,例如到老總經常出現的地方,假裝不期而遇然後推銷自己,或者找個熟人安排場合互相認識一下,讓那些大咖知道有你這個人,印象好的話以後有合作機會都能來找你,這是表面一點的存在感。

深層一點的就是,得讓別人需要你,得讓自己成為不可或缺的核心,意即必須擁有一技之長。例如貝貝的Photoshop在公司是最強的,宣傳廣告圖片等都需要她動手支援。

你得記住,存在感這種東西,只能是自己給的,千萬不能依附他人;想要成為眾人的需要,得先讓自己強大起來才踏實。這是貝貝最後叮嚀我的。

我們都強調要體面優雅地活著,都想要別人看到你的存在,尊重你的想法,為別人對你的忽視暗暗難過,這也是很正常的反應。

讀幼稚園的時候,就會感到老師的偏心。你端端正正地坐好還時刻保持著微笑,希望見到老師時,她能誇你一句好棒,可是並沒有。你發現老師對隔壁桌的同學更好,會對他笑得很溫柔,會給他小獎勵。

這種被忽視的存在感,是我們從小就曾經歷的,稍大一點你會知道,想要別人注意,得做出引人注目的事,成績大幅進步老師會誇你,考了第一名老師會表揚你,極端一點的,當個壞學生也會引起老師的注意。

對我們很多人來說,被忽視或者覺得沒有存在感,是早就應該熟悉的感受,並且早就應該習慣了。或許你上班會被老闆同事忽視,出去談專案會被對方看不起,和其他人說話會被當作透明人,這些沒有存在感的行為,你早已了然於胸,一切都只是換了個環境而已,本質都沒變,你又何必為這些難過,覺得不被重視呢?

雖然很喪氣,但我們必須承認,沒有存在感真的是一件蠻正常的事,你不必難過得要尋死覓活。從小到大,我都不算是特別受人矚目、特別受老師歡迎的學生,讀書時成績平平,大學時不喜歡附和討好老師,工作時沒多大抱負也平淡得很,埋怨過老師偏心,也曾急著想要別人記住我,最後才發現存在感終究得自己努力才行

從來不願去辦公室和老師拉關係的我,站在輔導員面前,她都不知道我是她班上的學生,頂著班委的稱號混得輕鬆卻也不被重視,班級評優評先時都是班長、學習委員全部輪完再到我。有次投票好不容易爭取到一個名額,卻被輔導員以班長貢獻大為由,直接把我刷掉,換成班長的名字。

我也曾怪過她,不只一次地覺得她偏心,等到我做出點小成就,她知道我還蠻不錯後,畢業前好幾次找我去辦公室聊些無聊的話題,還把自己的優酪乳果汁塞給我;臨近畢業本不抱任何希望的評先進,她卻在有名額之後,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我,問我有沒有意願,有的話推薦我。作為班上掛職班幹部,本來每次開學需要我做什麼,都是她請班長轉告我,今年突然顯得我這個可有可無的職位很重要,為著一件很小的事都親自打電話跟我說。

一句很實在的話是,在她偏心別人的時候,我覺得她真可惡,但等到她偏心我的時候,我甚至打心底覺得她蠻不錯的。看吧,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主觀動物,對一個人的態度也是隨時可以改變的。她之前覺得我太普通,對我一般般,而在發現我還算優秀之後,竟也開始對我好起來,我在她心中的存在感倏地上升。

說這麼多,只想實實在在說一句,你在別人心中的地位,以及你的存在感,都是由自身附帶的東西決定的,包括實力、家庭背景、人際關係,甚至是長相。別把某人的偏心全歸結於他對你有意見,你得相信一切都是有原因的,你也可以隨時改變別人對你的看法。

阿羅曾經對我說過一句話:「你的實力決定別人對你的態度。或許這句話說得比較直接,但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天平,人們都是估量你的附加價值後,決定你的輕重,說到底,那些所謂的存在感終究是你自己給自己的。」

延伸閱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