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- 流行時尚, 彩妝美容, 名人明星, 風格生活

LIFESTYLE 深度聚焦

疤痕是好朋友!張智美,「人真的要快樂,不能憂傷,身體才會健康。」

活到68歲,身體難免不時以疼痛刷存在感,身上的增生性疤痕(蟹足腫)尤其癢痛難耐。但張智美說,這輩子想要的她都努力擁有了,人生很圓滿,她真沒有什麼好抱怨的了。

採訪撰文/林侑青 攝影/Jessie Ho 妝髮/Hacker Huang、Mor 部分飾品提供/mor.moment 莫莫蔓蔓

這輩子我的身體吃過不少苦。2000年我顏面神經傷殘,嘴巴歪了,傷了神經,夜不能寐。之後拿掉膽囊,肚子留下三點式的疤痕。肚臍的疤不斷因為摩擦破皮、流血,一年內反覆發作十次,第11次我痛得不得了,裡面化膿,開刀住院了十天,配合美容科把發炎的肉切掉,上下縫合成12公分長的疤。那時才發現我有增生性疤痕體質。肚子最底下橫的那條疤是懷老么時,因為子宮內膜異位剖腹產,我那時40歲。脖子痛了十幾年查不出原因,還曾經被醫師說過「你們退休老師就是一天到晚拿健保卡到處拿藥,根本沒病。」那是多大的侮辱。後來有幸查出是頸椎塌陷,又經歷頸椎第三至七節開刀,在脖子打鋼釘、鈦合金進去,復原塌陷沾黏的部位,我的人生再次獲得重生。

肚皮上的蟹足腫一直在長,天氣熱流汗會刺痛,會癢,但醫生說割掉疤只會更大,不然就要打類固醇。我是覺得不必啊,是我沒有好好照顧它,我對不起身體的細胞,只好和它們和平共存。去年我67歲的時候,確診紅斑性狼瘡,我曾經自己躲起來哭。你說巧不巧,之前我參加的合唱團曾經表演〈隱形的翅膀〉為紅斑性狼瘡病友募款,沒想到我自己也是。歌詞讓我感觸很深,「每一次/都在徘徊孤單中堅強/每一次/就算很受傷/也不閃淚光」。這種病免疫細胞要攻擊哪個部位沒人知道,我是從指關節開始,外表看起來一欉好好,但那種隱忍的痛苦只有自己知道。(同場加映:20年來疼痛逼著我樂觀!方芷柔:「不要放棄,撐過去就是你的了。」

最好的疼愛是手放開 

小時候家裡極度重男輕女,我是最小的女兒,心裡有很多壓抑不安的情緒。中學畢業到台南唸書,借住表哥家,我戰戰兢兢,不能讓人家嫌我,為了要讓人家看得起,我比別人更努力,對自己很嚴。我完美主義的個性,為身體帶來很大的壓力;生病後力不從心,才慢慢不得不練習鬆手,畢竟那時候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,就這樣慢慢被病磨掉了。(同場加映:邱毓婷,「老天爺要我更靠近自己,脆弱或自責的時候,允許那些情緒流動。

回想人生,其實我沒什麼遺憾,覺得這輩子想要的都有了,肉體的痛苦是我的業障,就坦然接受,該怎樣就怎樣,我不會去怨天尤人。我從小想當老師,我做到了;想要一個家,房子也蓋了,還有一個花園讓我拈花惹草。先生很好,四個孩子很好,我就很好。人要快樂,不能憂傷,不能煩惱,身體才會健康。我曾經苦過、痛過,如果我的例子,能讓一些人更珍愛自己的身體,那就更圓滿我人生的價值了。

延伸閱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