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- 流行時尚, 彩妝美容, 名人明星, 風格生活

LIFESTYLE 深度聚焦

疤痕是人生的風景!邱毓婷,「老天爺要我更靠近自己,才給我功課練習。」

因為乳癌,讓從小不是很自信的邱毓婷,得到練習體察自己情緒流動的機會。身上的疤痕提醒著她要更珍重自己,眼前的路再怎麼顛簸,還是想走到不能走為止。

採訪撰文/林侑青 攝影/Jessie Ho 妝髮/Hacker Huang、Mor 部分飾品提供/mor.moment 莫莫蔓蔓

2017年三月,有一天睡覺起來,我躺在床上,手無意間揮到胸部的硬塊。隔天同一個姿勢再摸一次,依然很明顯。看了醫生,確診乳癌第三期,我冷凍胚胎,摘除淋巴,右乳全切重建。那年我35歲。

疤痕從腋下一直斜切到胸部,應該超過15公分。其實一開始我自己也不太敢看,但後來覺得它就是一個矽膠,是我身體的一部分,只是人生的一個風景而已。我現在反而比較喜歡假的這邊,雖然沒有乳頭、乳暈,但長得還不差。不過,我先生當然比較喜歡真的那一邊。

一連串治療後,我回到職場,覺得自己是正常人,說不定幾年後可以試試看生小孩。今年七月,癌細胞轉移肝臟。真是跌破我眼鏡,怎麼那麼快又復發了。變成四期生確實有點灰心,人生好像不是努力就能逆轉勝,可是,比我辛苦的人還很多,我可能有點天真,想說又還沒轉腦,還沒有轉骨,也還沒插管,應該還沒那麼快死吧?(同場加映:方芷柔,「找到人生的浮板,不管是什麼,只要能讓你浮起來、吸到那口氣,就可以走下去了。

擁抱情緒的流動

我從小不是很有自信,以前都把心思放在別人身上,對自己的狀態跟身體很陌生,對工作或他人的評論有很重的偶像包袱,心裡很苦的時候都沒有去察覺我的不開心或不快樂。像我生病前非常在意沒生小孩這件事,會跟親近的人比較,覺得那是一個證明自己的指標。

或許是老天爺要我更靠近自己,給我功課練習。兩年前那次確診,還是會有一點想往外求,想抓住別人給我安慰。這一次的轉移,讓我更專注在自己身上,照顧好自己,脆弱或自責的時候,允許那些情緒流動。洗澡的時候,會更認真看身體的疤痕,感恩我的皮膚,我的器官,陪我走這一段。(同場加映:疤痕讓我獨一無二!周旻琦,「我終於開始喜歡我的身體。」

我好像還沒有做到很喜歡自己,更常看到別人身上有我沒有的優點。但是,我還蠻喜歡自己的勇敢跟坦然。路再怎麼顛簸,還是想走到不能走為止。「在你感覺沒有選擇的時候,你可以選擇自己。」我很喜歡這句話,希望可以帶給大家力量,也給自己走下去的力量。

延伸閱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