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
邱澤/吳慷仁/陳柏霖/吳青峰|Rebel with Love

SUBSCRIBE

LIFESTYLE 閱讀

人生中都存在著意義,放棄找尋生命的意義,專心解決真正重要的問題

世界或許不再被施了魔咒,不過人類還是渴求意義。有沒有方法逃離這難解之謎呢?說來幸運,答案是有的。生命的意義,和人生中存在的意義,首先要了解兩者之間的不同。

文:皇冠出版 圖:皇冠出版、Pexels

人生中都存在著意義,放棄找尋生命的意義,專心解決真正重要的問題

當人們尋求「生命的意義」,他們通常想找到某種終極意義,可以普遍適用於人生的意義感。生命的意義是從外在加諸於生命的目的,多半由上帝或者上頭的宇宙給予生命的某種事物。生命的意義因此超越生命本身之外,用來交代生命本身的意義性。為了找到令人滿意的人生意義,按照慣例,人類會採行自己所認同的宗教禮俗:基督徒可以參考《聖經》、穆斯林參考《古蘭經》、印度教徒參考《薄伽梵歌》(the Bhagavad Gita)等等諸如此類。了解自己在上帝的規劃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,或他們在這個宇宙中,應該站在哪個位子上,有什麼目的。其中的共通點在於,上述某些權威團體會告訴信徒,人類生命的意義。

關於人生中的意義這回事

什麼事能讓你感覺自己的人生充滿意義,人生中的意義就是與這有關:體驗自身生命當中的意義所在。這個問題因此無關終極價值觀,而是你個人認為能夠引導你的生命,因而值得追尋的價值觀、目標以及目的。無論是什麼讓你覺得自己的生命值得一活,想辦法辨識或創造出來。

如果缺少宗教信仰,或者對於超自然沒有某種信念的話,確實很難找到存在生命中的意義,但無論是否存在超自然之力,沒有什麼能阻止你好好體驗自己的人生。你所能歷經的事物中,人生尤其重要,人生不是什麼你能採取中立之姿觀察的標的。因此,人生的終極問題在於,如何好好體驗人生中的意義,而不是從至高的觀點,中立地觀察,並確認人生的意義是否存在。對我來說,我很樂於放棄找尋生命的意義,只專心解決真正重要的問題。

該如何找到人生中的意義?

不同於生命的意義,容易變成不實際的牢騷,更不貼近你的日常,人生中的意義則是你透過每個行動日日參與之事。只要你做出選擇,無論是否有自覺,你都比較偏好某種程度上,對自己更有價值的選項。什麼讓你的人生感覺更有價值且充滿意義,你的答案就存在於那些大大小小的人生選擇之中。做出這些選擇時,你通常沒有任何確切的理論依據,不過有些選項和體驗,不知怎地對你來說就是比較有意義。因此根據生活經歷,你的人生早就充滿價值觀和意義。事實上,人生充滿別具意義的時刻。擁抱一位許久未見的好朋友,替你的家人烹煮一頓好吃的餐點。在工作崗位上,與團隊一同合作完成案子。注意到自己對於熱中的某些嗜好,表現得更好。在別人真正有需要時伸出援手。體驗這些別具意義的時刻,你不需要任何理論或理性的理由,你可以單純體會這些時刻本身的意義。

多數探討人類生命意義感的哲思都有類似問題,就是從高高在上的觀點審視一切。這是透過中立且疏離的觀點來觀察人生,然後試著以邏輯的方式推論出某些意義,並加諸其上。但如果採取中立態度,這個觀點早就失去了你在人生當中必然會體驗到的意義。意義發生在人生當中,而非人生之外,體驗意義感就和體會暖意或同情一樣自然。因此,不是從外觀照自身,你可以從審視內在意義感開始,研究那些早已是你人生一部分、充滿意義的體驗。

一旦你的注意力轉向人生中的意義

那些讓你的人生感覺充滿意義的體驗,無論理性如何闡述與解讀,你將會很快就感覺到自己的生命中已擁有許多關係、體驗和情感,而且對你來說充滿意義。身為人類,我們已經適應了這個世界,我們已然擁有許多價值觀、信念與想望。就由此開始,從我們體驗到的生命開始,你可以而且也應該開始這麼做,增長自己的道德,並且尋求更好的價值觀。為了有成長的餘地,對於自身的價值觀、目標與投入的承諾必須抱持開放的心態。如同波娃提到:「人們必須試著不去消除自身存在的不明確之處,反而應該接受並且理解。」不從中立的觀點出發,也不從零開始,你最好從自己最近體驗到的事物著手,什麼讓你覺得有價值,而且值得投入,然後以此為基礎。中心思想就是波娃所說的,不確定的體系是一種謙遜,同時考量到個人的價值觀,結合學習與成長的開放性,我認為藉此就能開始邁向更有意義的生活方式。

辨識生活中最有意義的體驗

每當思考意義感,別從宏大且虛幻的宇宙起源之類的問題著手,反而應該從個人的生命經驗開始。從你此刻所在之處開始,花點時間回顧最近自己體驗過最有意義的時刻,哪些時刻更別具意義,接著想想哪些比較沒有意義。要是對你來說,最有意義的事,是與某個人共度的時光,那麼你該思考如何更常與那人作伴?如果某樣工作任務對你來說比其他任務更有意義,你能採取哪些行動,讓自己好好發揮那些相關技能?運用自身的生活體驗做為起點,深化你所體會到的意義與滿足感。如果你還是有點答不上來,別擔心。接下來的章節將會明確指點,少數共通的核心價值可以幫上忙,協助你辨識出生活最主要的意義之源。

一旦我們把注意力放在人生的意義,我們就很容易與其他人疏離,做出快速又決絕的判斷與區別,結果進一步讓我們困在自我參照的同溫層裡面。不過這種情況現在不會發生了,在這個全球緊密關聯的世界裡,我們可能每天都會碰上來自不同文化、背景,與信念體系的人。不過,假如我們將焦點放在生命中的意義上,我們會很驚訝,因為意義感的典型來源竟如此相似。

同樣的事物令人類的生命充滿意義,全世界無論何種文化皆然。人類的狀況確實存在普遍性,辨識出是什麼特性、個性,以及需求讓我們團結一致,在這全球化的世界裡這變得非常重要,重要程度或許是前所未見。但願在辨識出我們人類的基本狀況的同時,我們也能學著同情與寬容,更加了解彼此。如果看得更仔細一點的話,會發現無論文化上有什麼差異,我們往往會用差不多的方式來尋找生命中的意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