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
陳庭妮|Modern Vintage

SUBSCRIBE

LIFESTYLE閱讀

因為付出所以捨不得?你要明白用感動人心來獲取愛,終究淪為討好和委屈

親密關係中處於討好狀態的人,身上都有這份特質:不敢承認失落。這種執著非常牢固的,彷彿承受一點失落感,都會要了他的命。而最後,都會導致後來的關係變質。

文:三采文化 圖:三采文化、Pexels

因為付出所以捨不得?你要明白用感動人心來獲取愛,終究淪為討好和委屈

時常處於討好狀態的人都會導致後來的關係變質,而你想要建立好關係的那個人,只會更可能排斥和拒絕,因為沒有人喜歡被控制和死纏爛打的感覺。基本上,這是在進行無效和無益處的行為,甚至可能給別人虐待和傷害你的機會,如果別人已經預料到你無法承受失落感受,害怕失落發生,那麼對方也可能利用及操縱你的無助和恐懼,來進行更多對你的濫用及支配。

如果你發現了某個人,他並不珍惜你,卻非常珍惜另一個人,那麼,你其實不需要去爭、去吵、去緊迫盯人,而是要好好地明白,這個人不是不知道怎麼珍惜人,而是他的珍惜不是給了你。那麼你要做的,不是硬強求對方來回應你的重視和在乎,而是去感受和發現誰是真正珍惜你的人。你若執意要求一個不珍惜你的人,回應你的付出和努力,並以此要脅對方一定要回報,那麼便需要思考,如此一廂情願的給予,究竟是讓你真實感受到愛,還是更感受到糟蹋和委屈。

為何讓自己留在委屈和糟蹋的關係?

就我們心智設定的制約和框架來說,或許你太熟悉這種求不得、要不到、不被在乎的感受,以致於不停地走向相似的情境,和錯誤百出的對象來往。這是討好的人內心的傷痛,越害怕得不到,越會往得不到的人身旁去努力、去追求。畢竟你內心的傷未癒,所以只能帶著心理的傷痛反覆和錯誤的對象相遇。你可以練習走開,離開一個會讓自己感到傷害和痛苦的人,而且越遠越好。但為何你走不開?因為你以為只有「忍到底」、「撐到最後」,就一定會勝利。

若是所有人都離他而去,他終究會「想起來」你才是一直沒離去,始終忠誠地等著他,等他發現你的好,不離不棄的那個人。這種執念會把你深深綁住、套牢。想要一個不離不棄的人守候,是你的渴望,但未必是他的。這個劇情熟悉嗎?你是否會在原生家庭裡看見這樣熟悉的情節?又或者這是你曾經等待所愛的至親的心情,希望他們再怎麼不珍惜、不重視你,仍然會看到你的不離不棄?發現你才是在身邊最忠誠守候、對他們有最深感情的孩子?

你若能好好看看自己,就會發現自己那顆心多想要愛;想去愛別人、想要別人愛你。你的心多麼善良又天真,想要以忠誠勇敢的作為,作為你想要為愛奮鬥到底的決心。但是,你知道自己無意識在上演一個悲劇的故事嗎?一個人不懂珍惜,從未真愛過你,又豈是看你的行為,收集夠多你的付出,就會回心轉意認知到你才是那個「最愛他的人」?不愛你的人,他的愛是無法因為你做了多少「感動天」的行為和付出,就會改變心意的,就算是一時被感動,也會很快消逝。你若真的認識他,便會明白他也有他的執念、有他愛的渴求對象、有他的人性和現實問題。

因為付出了,所以捨不得

如果想用自己的付出和給予,讓對方產生虧欠,而被迫接受你的愛,那一份關係也不會是確實建立在愛之上,而是建立在虧欠感和回報的知覺上,終究關係是無法親密、信任和坦承開放的。強求拉一個人進入關係,那種強迫和壓制,勢必也會讓關係緊張而不健康。健康的人是不會折磨和傷害另一個人的,除非我們已不健康,而進入一段不健康的關係,然後不停重演不健全的情感經驗,直到消磨殆盡。

你真正要做的努力是,做對自己那個不離不棄的人,勇敢承認錯愛了人,並學會擁抱自己。你要深刻明白,用感動人心的方式來獲取愛,終究淪陷於討好和委屈。帶自己修復情感,我們才可能真的走向健康的情感關係。如果你執意去和匱乏的人索求情感、討愛,那麼,真正的問題已不在對方,而是在你身上。為什麼你非要和一個沒有能力回應你、給予你情感和重視的人,討那份愛,以致讓自己無限討好呢?是認清這個失落的事實太痛苦?還是你不想承認自己會誤判,不想經歷所謂的認輸?還是,對你來說,因為沒了這個人,你就不知道還能擁有什麼關係、什麼歸屬,所以即使眼前的這個人只是濫用你、剝奪你,自己也絕不承認被錯待、被不當一回事?

你若靜下心深察,就會慢慢發現你只是害怕重複小時候覺得最痛苦的事。小時候覺得沒人要你、在乎你,現在若眼前的這個人也不要你、拒絕你,就好像要再像小時候一樣孤苦無依,沒人關心。但你只是忘了自己已經長大了,內心還困在小時候的失落感中,再一次被內心的痛苦恐嚇,拚命非要自己阻止任何再發生的失落。

其實失落早發生了,不是你拒絕承認、否認事實,失落就沒有發生。一切都在你的一念之間,你不承認和承接內心的失落,就無法學習撫慰和安慰自己,還會一直執著於要表現好、討別人歡心。若你承認了,那麼就像緊握的拳,鬆開來了,你可以經驗放下和輕鬆,試著去感受這樣的感覺,即使心痛也能流淚安慰自己,承諾陪自己走出一條開闊的路,不再受困於他人的錯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