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- 流行時尚, 彩妝美容, 名人明星, 風格生活

COMMUNITY 視野觀察

【周慕姿 療心室】到底什麼是「愛自己」?安全感只能自己給自己嗎?

「到底什麼是『愛自己』?『安全感』一定要自己給自己嗎?如果我已經可以給自己安全感了,那要另一半做什麼?」

文 / 周慕姿 圖 / 網路

有些人對於「愛自己」、「要給自己安全感」這些概念有些困惑。我曾經遇過學員對我說,自己很容易沒有安全感,第一次聽到「安全感是可以自己給自己」的時候,一方面覺得鬆口氣,覺得「原來安全感不用都跟伴侶要」,原來有個方法能讓彼此不用那麼痛苦;另一方面,又覺得有些不安、憤怒,覺得:「如果我都把自己照顧好了,那還要另一半幹嘛?」

甚至,想到要「給自己安全感」時,會有一種孤單感,覺得是「因為這世界上沒有人可以包容全部的我,所以我才得做這個選擇,要照顧好自己。」就會覺得「給自己安全感」,似乎是個有點悲哀的決定。

會有這麼大的期待與憤怒,或許源自於很多的忍耐與失望的痛楚。

「為什麼我都要靠自己呢?」

「我已經很努力了,為什麼我不能有人可以包容、可以愛這麼任性的我?」

「如果我要讓自己有安全感、變得不那麼任性,那不就代表,就算是對我最重要的人,也不能包容我任性的這一塊嗎?為什麼對方不能愛全部的我?」

我們心裡或許都有著這樣的想法,那可能是因為,你我內心都渴望一個可以無條件包容我們的人,像理想的父母一般。

當我曾有過太多的失望與創傷,我對於自身能否被接納、被愛,非常在意,也會用更高的標準去檢視那個「說愛我的人」;有時無意識地,我們會用任性的自己去考驗對方、確認這段感情。

我想確認:就算我是這個樣子,你還是愛我,還是不會離開我。

因為,我也好討厭自己這個樣子。但如果你能接受,我可能會因而得到救贖。

理想上,我們都很期待這個狀態可以發生。但問題是,就算發生了,不安的我們也不相信:「這種好事會發生在我身上。」我們會焦慮地用越來越難的考驗,來測試對方的愛。

所有對方給你的愛與包容,就像丟進了我們不安全感的黑洞裡,完全沒有任何幫助。

因為我不相信,所以我不想看到。

但是,當我們願意開始愛這樣的自己,也了解:這樣任性的自己,並不是全部的我。

當我願意試著接納有時不安、任性的自己時,當「他」真的被我接納了,才不需要一天到晚跑出來,「考驗」身邊親近的人,是不是可以愛這個自己。

尤其是,對方不見得不接納,但當「能不能接納」變成考驗,而我們捨棄了自己其他的部分,讓自己隨時都被這個不安與任性掌控時,當對方只能看得到這樣的「我」時;

要永遠的無條件接納,是件不容易的事情。即使知道那是你的困難,被任性、不安的你所質疑的,仍然是對方的人格。

那會讓對方有種「做什麼都沒用」的無力感。

如果,我們能夠試著相信自己是值得被愛的,練習照顧自己的心;對方要做的,只是「幫忙你」:幫你在無力照顧自己、沮喪的時候,給你力量,回應你。

如果我們帶著「我相信我值得被愛,你也愛我」的基本信念,我們就會願意告訴對方:「當我需要你的時候,你怎麼做可以幫我。」去討論一個你們都能接受的方法。

那麼,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照顧;而對方,也能感覺到自己對你的幫助,才能讓對方可以對自己、對這段感情,有更大的信心。

「愛回我自己」,或許老調重彈、也不容易,但願意開始,就是很不簡單的第一步。你能學著用自己想在愛中被對待的方式,來對待自己。那麼,我們就能不必在犧牲中索討別人的愛,也不會在別人無法用我們想要的方式對待我們時,覺得失望、不值得,甚至認為自己不好,做什麼都不被愛。

很多時候,「愛自己」,只是為了,重新找回對自己的疼惜。

延伸閱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