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
邱澤/吳慷仁/陳柏霖/吳青峰|Rebel with Love

SUBSCRIBE

COMMUNITY 視野觀察

【周慕姿療心室】當我們停在過往的傷痕中而過度努力—Lupin

你願意多理解自己一點嗎?你願意稍稍停在這樣的自己身邊嗎?那樣的理解與陪伴,或許能讓傷痕累累的我們,得到一點理解與救贖。

文 / 周慕姿 圖 / 網路

【周慕姿療心室】當我們停在過往的傷痕中而過度努力—Lupin

最近看了《Lupin》,也就是亞森羅蘋第一季,看完很有感覺,正好最近我出了新書《過度努力》,忍不住一直想到這部影集裡的主角亞森。

(以下有雷請慎入)

亞森是出身於貧民窟的塞內加爾人,父親帶著他來到巴黎後,成為富豪佩里格尼家的司機,後來因為父親被認為偷走了價值連城的珠寶項鍊被抓走,後來亞森甚至收到了父親承認犯罪的自白信,亞森完全不能原諒父親,但就在這個時候,父親自殺了。

對於亞森來說,他的人生可能就停在那一刻:未成年的他,父親因為偷了老闆的財物,讓他身陷認同危機與羞愧感中:他深感到種族歧視,每個人都認為他們窮、所以一定會做出犯法的事、拿走不屬於自己的財物。

對於這些歧視,他努力讓自己無感,讓自己跟著敬愛的父親學習,拼字完美、學習完美,人品完美。但在他心中人品完美的父親,卻為錢犯下了罪,他覺得不可思議,因為這和他認識的父親差太多,但證據確鑿,卻又讓他不得不相信。

對父親生氣、對未來迷惘,帶著父親送給他的書:《亞森羅蘋》,書籍裡頭的羅蘋,劫富濟貧又有想法,用自己的方法反抗體制、超越世間的對錯,有自己的能力,即使不被認同也不在乎他人的想法,讓當時極為痛苦的亞森找到出口,也找到了認同的典範。同時間,因為富豪佩格里尼太太的幫助,亞森進入了一個非常知名的私校學習,在這個私校中,非裔的亞森是少見的,雖然遇到了一些同學的歧視與霸凌,卻也遇到了他一生的摯愛與好友,他們不在乎外人在意的膚色、不用這種方式評價他,只在乎他這個人。

亞森長大之後,他的心還凝結在當初那個被貼標籤、父親是竊賊的羞愧感中,他的能力超群,但他藏不住內心對那些富有人家的憤怒與不公平的感覺,於是他用自己的方式偷竊,藉此讓自己平衡。且自認被傷害、被虧待的他,對於這樣的事情,沒有罪惡感。因為他認為這些人所得到的,就是從如亞森、亞森父親這樣的人身上掠奪來的。

這是亞森的矛盾:他對於父親被當作賊覺得極為羞愧,但為了超越、逃離這個羞愧,他變成了一個技能更高超的賊。因此,他失去了摯愛的人,遊走在危險之間,甚至讓自己最重要的人陷入險境。讀到這裡,或許有些人會想:「那難道亞森錯了嗎?」或者是,會想幫亞森問:「如果就是困在這裡,那該怎麼辦?」如果我就是過度努力地想要逃離這樣的羞愧感、自卑感或傷害,該怎麼辦?

在我寫下《過度努力》後,有些人覺得看到這個標題就被理解與療癒,有些人讀了裡面的故事後淚流滿面,覺得「這就是我」,然後想問我:

「那我該怎麼辦?」

只是,對許多如亞森般、有「過度努力」習慣的人來說,已經太常問自己「該怎麼辦?」、「該怎麼前進跨越?」但內心的恐懼、害怕、受傷......從來沒有好好地被照顧過。更何況,這世界上的確有一些事情真是無可奈何。有些事情真的無法解決,有些傷痛真的難以跨越。

而我寫這本書,想談《過度努力》的目的,是希望大家能學著對自己有多點好奇,試著接納理解自己目前的狀態,而不必一直把自己往前推。就如同亞森,你曾經好好看過淚流滿面,卻沒時間擦眼淚、拼命想著「怎麼辦」的你嗎?你願意多理解自己一點嗎?你,願意稍稍停在這樣的自己身邊嗎?

那樣的理解與陪伴,或許能讓傷痕累累的我們,得到一點理解與救贖。


延伸閱讀: